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站内搜索
要闻播报 公告通知 基层动态 科普七进 学会大观 科普惠农 院士工作 组织建设 媒体视角 经验交流 调研文章 科技精英 政策法规

推动全民科学素质建设,立足岗位做贡献

2008-6-21      

推动全民科学素质建设,立足岗位做贡献 这次市科协党组提出了《推动全民科学素质建设,立足岗位做贡献》的学习讨论命题,该命题非常切合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科协系统的工作要求,刚才市科协党组书记、主席吴联派同志做了很精彩、启发性很强的中心发言,下面,我结合日常工作和平时学习同大家一起交流一些粗浅的认识和感受。 一、正确认识推进全民科学素质建设的重要性 《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的实施是建设创新型国家,提升综合国力的基础工程,也是21世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核心工程。《科学素质纲要》提出,科学素质是公民素质的重要组成部分,公民具备基本科学素质一般提了解必要的科学技术知识,掌握基本的科学方法,树立科学思想,崇尚科学精神,并且有一定的应用和处理实际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这是对公民科学素质内涵的基本概述。 《科学素质纲要》在确立了公民科学素质内涵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命题。旨在提高公民科学素质的各种社会行动的总和,就是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诠释。《科学素质纲要》提出,“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强调提高公民科学素质不仅是学校教育的责任,而且应当成为党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各方面共同参与、全体公民受益的社会工程,需要系统规划的一项超越学校教育的社会事业。显而易见,《纲要》的实施不能简单地归类为教育的范畴,不能以一般性、常规性、传统性的科学素质教育来替代全民科学素质教育的全部内涵。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主要方式、途径是科学技术教育,传播和普及,学校对全民科学素质的提高起着根本性和基础性的作用,随着信息社会的到来,大众传媒以其独有的方式、独特的功能,对科学技术的传播起到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成为当今公众获得科技信息的主要渠道。广大科技工作者和科普志愿者面向公众并开展科学技术普及活动,对于提高全民尤其是未受到良好基础教育的普通劳动者的科学素质起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改革开放至今,特别是实施科技兴国战略以来,我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公民的科学素质得到了较大幅度的提升,具备公民科学素质的人群结构、数量和质量发生了显著变化。但处在科技日益月异的信息社会时代,我国公民的科学素质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甚大,且发展不平衡。根据2003年全国专项普查数据表明,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为1.98%,而此前,国外普查数据显示,美国为17%,欧共体为7%,日本为6%。我国公民科学素质的城乡差距十分明显。农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仅为城镇的六分之一,劳动适龄人口科学素质不高,目前我国劳动人口中75%左右只具备初中或小学文化程度,大多数公民对于基本科学知识了解掌握的程度较低,在科学精神、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等方面更为欠缺。在劳动和生活中一些不科学的观念和行为普遍存在,造成劳动生产力和生产质量不高,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难和问题无法应对,显得无助。在经济落后地区和贫困乡村愚昧迷信较为盛行。公民科学素质水平低下,已成为严重制约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主要瓶颈之一。 我国人均受教育年限为8年,接受正规教育年限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美国为14年,韩国、日本为13年,我国人均受教育年限仅相当于100年前的美国水平,甚至不及印度。学校应试教育的长期影响,重考试分数轻于实际应用,重结果轻过程,重灌输轻引导和激励,教育方式的滞后,严重阻碍创新实践和创新思维。美国著名教育思想家赫钦斯于1968年首次提出了“学习型社会”这个概念,赫钦斯精辟构想了一个教育与社会形态――“学习型社会”的这种憧憬和预想,他认为“不光是对所有成人男女随时提供定时制的成人教育,而且是以学习、完善和人为目的,以所有的制度指向于该目的实现而成功完成其价值的社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上世界70年代明确提出了“向学习化社会前进”的目标,倡导学习型社会的基本立场是着眼于“对人、对人性以及人生真正的价值”的培养和实现,赫钦斯思想在世界引起相当大的反响,许多西方发达国家将其思想迅速变成一个现实的行动。我国的社会教育、成人教育的发展尚不全面和深入,公民缺乏接受终身教育的机会,对于建立“学习型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以预想到建立完善的“学习型社会”之日,便是全面推动全民科学素质建设之时。 推进全民科学素质建设需要有一个的运行机制来保障,当前,这个机制尚未健全。发展科普事业需要发挥政府、社会和市场的作用,以公益性科普事业为主体,经营性科普文化产业为重要补充的科普格局远未形成。长期科普经费投入不足,公益性科普活动由于得不到适时有效的经费保障而无法开展。科普资源的匮乏和有限资源的低效利用,最普惠的大众传媒未能充分发挥科普功能作用,科技类节目播出的时段比例全国电视平均为5%,而美国、德国等西方科技文化发达国家电视台约占15%-20%。 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全民科学素质的高低具有举足轻重,影响全局的作用。公民科学素质建设的公共服务未能有效满足社会需求,公民提升自身科学素质的主动性、积极性未能有效的充分调动,在此情况下,要大幅度提高全民科学素质是决然办不到的。因此,我们切实需要把推进全民科学素质建设作为惠及全民,提高综合力国的一项基础性社会工程。现阶段关键需要由政府大力推动,使之成为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国家行为。只有全面推动我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发展科学技术教育,传播和普及,尽快使全民科学素质从整体上有大幅度提高,本世纪中叶我国公民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长远目标才能够实现。 二、科协在推动全民科学素质建设中的作用 科协作为我国科学技术工作者的群众组织,始终将面向全社会开展科学技术普及活动,把提高科学素质视作基本职责,因此,科协几乎就是科普工作的代名词。只要谈到科普二字自然而然想到这就是科协的行为。但从科协承担社会科普职能的实际情况看,这种以科协为主导的单一科普模式存在着不少的缺陷,主要是科协自身能力受到拘限,往往采用行政化、单渠道的科普形式,容易引起评价体系的不科学、不完整,出现本末倒置现象,自己的行为自己来评价,得不到社会和公众的普遍认同。我们现在举办一些科普活动,表面上给大家观感不错,特别是给领导留下深刻印象,把科普活动的成功要诀定位在领导出席,媒体报道,场面热闹,而科普的真正对象――公众到底收获了什么反而变得无足轻重。还有就是科普成为一个独立的封闭区域,变成了科协的“自留地”,其他社会力量不能,也不愿意介入其中。这是科协不切实际、过分彰显作为所致,对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真谛没有真正感悟,结果造成一头热,甚至连一头都不热的被动局面,科协开展的传统科普活动多少有些单方行为的感觉,不考虑科普对象,不考虑对方的需要,不考虑方式方法,结果实际成效不大,反而影响受众的情绪,对于今天的科普而言,我们就应该认真反思,公众科普谁来办,如何办,传统意义上的科普一般采取科普画廊、讲座,宣传资料散发方式,公众对这种科普活动普遍不感兴趣,主要原因还是对科普活动的形式和内容有更高的要求和期待。因此,科协不能够把科普视为一种简单应付了事的副业,更不应该把科普作为塑科协的形象工程,而是全社会的事业,在推动全民科学素质建设已成为国家战略目标的时代背景下,科普工作不再是少数人和某个特定团体的行为,应当成为国家政府的重要事业和全社会的工程。作为促进公众理解科学,提高国民科学素质的一种社会教育活动,科学普及是促进社会全面进步,提高公众现代生活质量的一项基础性社会工程,科协作为公众科普的社会力量,就应当遵循当代科学普及的规律和需求,以适应建立政府积极引导、社会广泛参与、市场有效推动的运行发展机制的实际需要,做我们应该做,而且能够做得好的事情。 我国著名物理学家赵忠贤院士在联系全民科学素质时说出自己的愿望,这个愿望也道出了我国广大科技工作者和科普工作者的共同心声。他说:“什么时候能让公众像迷足球和流行歌曲一样迷科学就好了。”然而,从我们的现状看,要把科学变成像足球和流行歌曲一样通俗的东西,科普工作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科协是代表着自然科学的社会团体,要注重公众科普的理论和实践研究,积极探索具有中国特色行之有效的科学普及方式和方法。科协承担社会科普功能,不是简单把容易接受,初浅层次技术成果推向公众,而是要坚持不懈传播科学思想、科学观念和科学精神这一科学之母。对于一个民族来说,科学思想是照亮人类心灵的灯塔,在自然经济背影下形成的中国传统文化更多是人文的东西展现在公众面前,而自然科学的思想和文化传承下来少而又少,而现代科学强调分析的精神,中国人崇尚的是直觉式思维,与现代科学的实证精神恰恰相反,两种思想和文化的融合非常困难,要让科学之母根植在人们心中并非容易。推进全民科学素质建设,科协要在今后的科普工作中更加注重对 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的培养,要从科技兴国的战略高度充分认识科协在推动全民科学素质建设的重要职责和使命。我们应该知道经济是社会发展的轮子,那么人们的科学素质就是社会发展的推进器。著名学者英格尔斯曾经指出“一个国家,只有当它的人民是现代人,它的国民从心理和行动为都转变为现代的人格,它的现代政治、经济和文化管理机构中的工作人员都获得了某种与现代化发展相适应的现代性,这样的国家才可真正称之为现代化的国家。否则,高速稳定的经济发展和有效的管理,都不会得以实现,即使经济已经开始腾飞,也不会持续长久。”科协要立足长远,去除浮躁,克服毕其功于一日的想法,沉下心来,扎扎实实抓好基础性工作,在政府主导和社会广泛参与下,从有利于推动全民科学素质建设的需要出发,采取科学方法和有效途径,担承起科协对公民现代化人格的塑造所应尽的社会责任,使公民朝着接受科学、理解科学、参与科学的方向发展。

分享到: 微信 更多